首页 - 公园动态 - 公园资讯
- 羊城讲古坛 -

“前文再续,书接上一回”——历史最悠久的讲古坛重新开古

      相信许多广州市民都很熟悉这两句话:“前文再续,书接上一回,话说……”、“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这是三国演义、水浒传等章回体小说讲古的经典开场白和结束语。

      讲古,广州方言,即说书、讲故事。说书是个体讲演,艺人只凭一把折扇和一块醒木做道具,即可登台表演。广州的讲古源于北方的“评书”,但却自成一派,历史最早可追溯至明末清初。其艺术特点是以表(第三者旁述)为主,讲究语言的韵律性和节奏感,大量运用本地的民间成语、谚语、谶语、俗语和大众化的生活语言,以及借鉴戏曲中的一些表演技巧,对书目进行加工润饰。

      一、羊城讲古历史悠久

      “讲古”的开山祖师,据说要上溯到明代的江南说书大师柳敬亭。清末,广州东较场,有一位失意文人,在当地盖了一个寮子,以讲古为业,人称“先生连”,以燃点一炷香来计算时间收费。从此,这行业便传开了,逐渐从广州城内外,传播到佛山以及珠江三角洲各乡镇。一些失意文人,或口齿伶俐的破落子弟,就以此为业,盖搭竹木结构的“讲古寮”,讲述一些历史演义小说与民间传闻掌故等,以此维持生活。

      民国以后,除乡镇还存有讲古寮外,广州不少下级茶楼,都增设“讲古”节目,受到群众欢迎。一般是按茶客开茶数字收入,提成给说书人二至三成。后来,广播事业兴起,曾被视为“下三流”的“讲古”,在广州历史上曾经风靡一时。由于广受群众欢迎,是最能体现广州地域文化及语言特色的一种民间文艺形式,个别水平较高的讲古佬,被聘到播音台,主持讲古节目,如陈干臣、何觉非等,并出现了所谓的“天空小说”。

      解放后,除了陈干臣、何觉非等前辈外,还先后出现了胡千里、侯佩玉、廖华轩、翟奇达、凌基、吴超辉等比较突出的说书艺人,并成立了“广州说书学会”,会员多达40余人。进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省市一级的电台大多增辟了“小说连播”节目,涌现出了如张悦楷的《杨家将》、《三国演义》,林兆明的《西游记》等优秀作品。

      二、昔日的讲古盛况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广州讲古的全盛时期,几乎每个公园都有讲古坛,其中以文化公园为最大,历史最悠久。由于文化公园位于市区,是当时的市民文化娱乐中心,人流众多,环境氛围良好,是一个很适合讲古的地方。文化公园的讲古坛每晚爆满,虽然要收一点费用,但古迷仍乐此不疲,往往几人共坐一张椅子,在讲古佬的故事里消磨一晚。除了固定的讲古场所,街头、巷尾随处可见毛遂自荐的业余讲古佬。觉得自己讲得好,往树荫下一站,大声讲古,把群众吸引到自己身边,不会收钱,只要人气。

      三、讲古佬的乐园

      文化公园一度成为讲古佬最喜欢讲古的地方,他们以在文化公园讲古为荣。当年著名民间讲古佬有胡千里、廖华轩、陈干臣、王盖华、侯佩玉等人,他们长期在文化公园为广大听众讲古典名著、地方掌故、神话故事和新人新事,吸引了不少观众。其中,以陈干臣的“杨志卖刀”、胡千里的“新西游记”、王盖华的“水浒”最为著名,深受听众欢迎。

      文化公园除了是老一辈讲古艺人表演的乐土,还是培养新人的摇篮,知名的民间讲古艺人颜志图就是受文化公园的讲古文化熏陶而开始其讲古生涯的。1958年,颜志图还是个14岁的少年,一天在文化公园无意中听到前辈著名讲古艺人陈干臣讲“杨志卖刀”,从此迷上了声情并茂的讲古,遂在同学面前模仿老艺人的声调、神情,成了同学中的“古王”。后来,颜志图经王盖华介绍,正式拜侯佩玉为师学习讲古。20世纪60年代,颜志图赶上了广州讲古的全盛时期,成为独当一面的讲古佬。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在传统的讲古戏文中,武打的情节占很大比例,如《水浒传》、《三国演义》等。不懂武打的说书人很难形容得真切,没法感染听众。相反,若懂武术,说书人表演时哪怕做出一个微小的动作,只要做到位,听众立刻就会被吸引住。为此,从16岁开始,颜志图还专门拜武术名家郭子硕为师,学起了螳螂拳,更达到了6段水平。

      四、讲古坛沧桑

      随着时代的发展,收音机、电视机、录像机等各种家庭电器的出现,讲古文化在广州逐渐式微。1996年,文化公园因听众寥寥被迫宣布取消讲古。同时,很多知名的讲古艺人相继去世,人死艺亡,再加上后继无人,讲古面临失传的危机。

      颜志图原先招收的10名徒弟更早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就全部走光了,以致他有一段很长的时间靠教人习武维持生计。由于他在年轻时曾学过螳螂拳,没想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晚年却是靠这身功夫教拳维持生计。

      颜老师傅表示,讲古最讲究的是现场感,像在广播里讲古的艺人,不能算是真正的讲古。因为,现场讲古不能拿着书本上台照着念,而且又不能讲错故事情节,必须靠硬工夫;而广播里的讲古,讲古佬面前并没有观众,所以完全可以照着书本念,而且念错了还可以重新录制一遍。正因为如此,在2001年广州最后一块讲古台——市二宫讲古台被取消之后,颜老师傅还是没有选择进电台讲古。

      近年来,由于政府的重视和广大老百姓的喜爱,讲古这一民间艺术愈来愈受到人们的关注。其实,在广州,讲古这一民间艺术还是有很多拥趸的,很多市民都不想见到这一古老的艺术消亡。2005年11月18日,文化公园在取消讲古近十年后重新恢复讲古坛,并邀请颜志图在泻玉涯开讲。现在,讲古已经成为文化公园的一项固定节目,在每周的星期六开讲。古老的讲古艺术又开始在文化公园焕发其强劲的生命力,将岭南文化的精彩篇章继续演绎下去。

本文被关注4886次最后更新:2015-1-31 13:07:06